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我的熟女妈妈
我的熟女妈妈
酷热的夏天如猛虎出闸般袭来,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一件的减少着,人们纷纷躲在家中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而如猛虎般的夏天似乎并没有因爲人们的逃避而降温,反而不断的升温似乎在发泄它对人们的不满……虽然今天很热,温度高达49度,但是却影响不了我愉快的心情,因爲今天我们全家要向张家界出发,去欣赏那里的名胜风景。

  因爲期末考试,我考的比较好,爸爸爲了奖励我,便准备一起出去旅游,这让我怎能不兴奋呢,毕竟我的玩性还是比较重的。  刚踏上去张家界的汽车,爸爸的电话便响了。爸爸急忙下车接电话,而妈妈本来挂着笑意面庞却多了一丝担忧,我本来愉快的心情在看到爸爸包涵歉意的脸後,心也慢慢的深入低谷。

  因爲我很清楚爸爸爲什麽会有这样的脸色,以前已经有过几次了,但是我还露出期盼的眼神,希望爸爸能跟我们一起去,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叹道:“美珍,公司里有事如要我去处理,又不能陪你们去玩了……”

  看着妈妈满脸的阴沉,我知道妈妈生气了,爸爸看着妈妈本来想说什麽,嘴动了动却没说出来,转过脸来摸摸我的头道:“小哲,路上要听妈妈的话啊,不要乱跑,可不要把妈妈弄丢啦!”

  听着爸爸说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爸爸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叹了口气,没在说什麽,转身离开了。  就这样我和妈妈原本愉快的心情被爸爸的话弄的糟糕透了,一路上我和妈妈都没说话,随着汽车行驶到高速公路,被汽车里充斥的汽油味熏的昏昏沉沉的我慢慢的靠着妈妈睡了过去。

  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感觉脸上痒痒的,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感觉不痒了继续睡。可是过了一会又痒痒的,我又挠了挠。在过一会又痒,我又挠……终於我忍无可忍,因爲我已经意识到是有人故意挠我痒痒,愤怒的我睁开了眼睛,心里盘算着如何惩罚严重打扰我睡觉的人。  当我擡起头来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对充满笑意的大眼睛,如弯月的眉毛,挺直的琼鼻,嫣红的小嘴,吹弹可破的肌肤,雪白的粉颈。高耸的乳房,纤细的柳腰,丰腴的翘臀。这不是我的妈妈吗?

  看着妈妈眼中的戏谑眼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搞的鬼,不由赖在妈妈怀中撒娇道:“老妈啊,我睡的正舒服呢,干嘛弄醒我,快到了麽?”  妈妈可能觉得我撒娇的样子挺逗的,噗哧一笑道:“看你那熊样,快起来,马上就到了。”  看着妈妈充满笑意的面庞,我也开心的笑了笑,不愉快的心情也被冲淡了不少。

  汽车缓缓的停在了一家宾馆里面,司机让大家都下车,休息一晚上。我纳闷了,开夜车也是很正常的啊,爲什麽要停下来休息呢?後来妈妈告诉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原来汽车在行驶的途中有个零件坏了,司机检查了一下,那个零件必须换掉,所以他把车开到最近的一家宾馆让我们休息一晚,然後联系其他的车来载我们。

  虽然正个车上的人都在叫嚣着,抱怨着,可惜更多的是无奈,只好跟着司机来到这家宾馆。  可是更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宾馆的房间居然不够,根本住不下这麽多人,宾馆的老板一边道歉一边让我们大家挤一挤,我和妈妈没有去争,因爲我们打算换一家,可是当老板说这附近三十里内没有第二家宾馆的时候,我和妈妈真是有种绝望的感觉。

  因爲我们没有去和其他人争,所以老板给出了我们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一间单人间,床比较小,只能睡一个人,另一个是双人间,两张床比较大,可以挤下两个人,但是却要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住一起。

  我毫不犹豫的就选了第一个,因爲我知道妈妈就洁癖,除了我和爸爸之外,妈妈根本不可能和其他人睡一间房间,同样我也有这样的洁癖,我想就算床在小也能容下我和妈妈吧,毕竟妈妈是属於那种江南女子,娇小型的,而我虽然是男孩,发育正常,但是现在还没妈妈高,又很瘦。  妈妈估计想的和我一样,也没有反对我的做法,跟着宾馆老板来到了房间里。

  可是一到房间里,我和妈妈都傻了眼,这还叫床吗?那麽小?长两米,一臂宽,老板也很尴尬,说了句,不打扰你们休息,便一溜烟的跑了。  我和妈妈都叹了叹气,还能怎麽样,只能将就着了,本来我打算让妈妈睡床,我睡地板,可是妈妈不依,怕我睡地板受凉了,虽然现在是夏天,但也只是初夏,所以睡地板还是不行。

  我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一阵疲倦袭来,慢慢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梦中惊醒,猛的睁开眼睛,如目的是一片黑暗,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後,丝丝月光从窗帘中透过照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心里暗估时间,现在应该是两点到三点之间吧,可能在车上睡过了,现在不断没有一点困意,反而精神的很。

  妈妈睡在我身边,一股浓郁的体香不断的向我袭来,让我感觉一丝异样。听着妈妈均匀的呼吸声,嗅着妈妈的体香,我感觉脑中一阵恍惚,一股热气不断的在身上流动,最後聚集在丹田之上,身下的阴茎不安分的硬了起来,顶着内裤隐隐作痛。  霎时间,一篇篇乱伦文章的情节不断的回荡在我脑海中,最後锁定在我最近看过的一篇文章,蓦然间心跳骤然加快,呼吸开始急促。

  我到底要不要做,心里不禁犹豫着,可是脑中不由自主的回想当中的情节,我能感觉到,我的理智正在慢慢的被欲望所瓦解,一步一步走向欲望的深渊……终於欲望战胜了理智,我的心不安分的跳动起来,慢慢的向母亲伸出了魔爪……既然决定了要侵犯母亲,我反而冷静了,慢慢的开始平复黑暗中如同锺鼓般的心跳声与混乱的呼吸声,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大脑飞快的运转,分析当前的形势。  因爲床比较小,所以两个人睡在一起非常的拥挤,而我是平躺着睡,几乎占了床的一大半,而妈妈在右侧背对着我,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而且床比较软,如果我动作过大,可能会惊醒妈妈,那就得不偿失了。

  分析完现在的形势後,我开始慢慢的转动,非常小心的转动,慢慢的将手臂擡起,腰臀开始用力旋转着身子,左腿用力慢慢的移动着。  当转过身子後,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流下来,虽然空调不断的吹出冷气,但是却无法消弭我心中的欲火。  我并没有在动了,因爲我明显的感觉到在我转动身体的时候母亲均匀的呼吸有一丝淩乱,我静静的等待着,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耳朵发挥出听力的极限,心里不断的数着数字,慢慢的妈妈的呼吸节奏恢复了正常,我心里暗呼侥幸,如果不是我够小心,听到了破绽,说不定就前功尽弃了。

  静静的等待了几分锺,确定呼吸节奏没有任何变化後,我屏住呼吸,慢慢的伸出左手向妈妈的翘臀伸去。  我现在要确定妈妈穿的是什麽睡觉的,手指的尖端传来的触感表明,是滑软的,还有一丝丝小线条,我心里开始分析,这是什麽,可是分析了半天,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暗叹,如果我是学裁剪的,就能知道这是什麽布料了。

  既然无法分辨,就只好兵行险招了,心里开始模拟我手所在的位置,估计在腰与臀接壤的部位,我必须向下探,如果是滑嫩的肌肤,那便表示妈妈穿的是三角内裤,如果还是软滑的触感,便是睡衣了,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心里暗暗祈祷一定是内裤……手指慢慢的触摸到了一种稍硬的物质,慢慢的在向下滑了一点,明显的有汗毛的感觉,那稍硬的物质应该是内裤的边缘,心里一激动,心跳就骤然加快了,我急忙深呼吸,平静自己激动的心情。

  仔细聆听妈妈的呼吸声,默默数了几下,呼吸节奏正常,还是一长一短,可是怎麽在不惊动妈妈的情况下把内裤给脱了却让我犯难了,看着窗帘後的朦胧月光,估计快四点了吧,心里暗暗焦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好办法。猛的把心一横,暗道:“这样做本来就是错的,做了之後妈妈肯定知道,还不是一样要面对,既然错了,就继续错下去吧!”

  下定决心後,我没有任何犹豫,慢慢的把手移动到妈妈的腰部,触摸着那滑嫩的肌肤,心跳更快了,此刻我也顾不得那剧烈的心跳声了,慢慢的顺着滑嫩的肌肤向下移动,当触摸到较硬的物质时,我暗想应该是内裤了,慢慢的把食指插进内裤中,确定是内裤後,在把中指插了进去,然後微微的用力向下拉,手指表皮那冰凉滑润的触感不断告诉我,我无耻的手指正在侵犯母亲最神圣的地方,当我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指上的时候,妈妈混乱的呼吸声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继续用力向下拉,渐渐的遇到了阻力,在加大了点力度,内裤有被拉下了几分,在向下拉的时候阻力更大了,我猜想应该是妈妈的腿压着的部位了。我放弃了被压的一面,转移目标,把手伸向了另一面。

  当另一面拉不动的时候,我停止了扯拉,而是慢慢把薄毯慢慢的掀开,让月光透露进来。  在我期待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大片的雪白肌肤,那是妈妈的背脊,在向下如目的是被拉扯了一半的白色内裤,妈妈白嫩的屁股已经露出了一半了,一条黑色的股沟半遮半掩的露了出来,另一半的则被内裤所遮挡着,无法窥其容貌。

  我接着月光慢慢向另一半内裤伸去,我心里开始嚎叫,只要拉开了这一半,我就成功了!手不断的颤抖着捏住了内裤开始向下拉,一点一点慢慢的拉着……黄天不负有心人,我成功的把内裤拉到了大腿间,圆滑雪白的丰臀展现在我面前,我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内裤脱掉,握住挺直的肉棒慢慢的向目标前进着……当龟头触碰到一股软滑的肌肤时,我差点兴奋的叫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前进着,当肉棒慢慢的消失在臀缝中後,那充满弹性的肌肤,冰凉的表皮刺激的我差点一泄如注。

  我的肉棒紧紧的被妈妈的屁股缝夹住,享受了一会後,我不再满足就这麽夹住,身体慢慢向下移动,根据脑中模拟,我必须向下移动,让肉棒成45度角翘着,然後在向前进攻。

  调整好角度後,我深吸一口气,腰部慢慢用力开始向前插去,随着慢慢的前进,龟头碰到一股散发着热气的柔软地方,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妈妈的阴道,但是我却感觉那个地方不断的在呼唤我,让我进入里面。

  我没有犹豫开始向上顶,当龟头进入一个异常温暖的地方後,妈妈的屁股却紧紧的夹住了我,任我怎麽使劲都无法在前进一步,我心里一惊,妈妈知道了!

  我停下了没有在动,大脑还是疯狂的转动思考着种种可能,妈妈的屁股依然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没有丝毫放松。  我心里不断的想着,妈妈醒了,代表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行爲,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我插对了,不是屁眼是妈妈的阴道,是生我的地方,不然妈妈不应该有这麽激烈的反应,虽然我没试过插屁眼,但是龟头传来的微微的湿润感则告诉了我答案,自由阴道会有润滑液。

  所以妈妈才阻止我,可能想让我知难而退,妈妈不出言阻止我说明她也很尴尬不敢开口,而是用行动表示。我会放弃吗?不会,绝对不会。  到了这种关头在放弃,那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了,最重要的是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我放弃了这次机会,就算在出现这样的机会,那妈妈也有戒心了,不可能在给我机会了。心思电转机心里暗道:“会只有一次,我决不能就这样放弃。”

  冷静下来後,立刻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如果想在前进,只有把母亲的腿给擡起来,或者向上推,我马上否定了前者,只要把我好时机,在推开妈妈的腿後腰部同时用力,妈妈啐不及防一定能成功。

  当我抓住妈妈的腿向上推的时候,妈妈已经发现了我的意图,可惜当她想出生阻止的时候,便感觉到一根如烧红的铁棒一样的东西,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妈妈浑身一震,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声音,面色如宣纸般苍白。  当我推开妈妈的腿後,腰部同时用力向前顶着,深深的进入了一个我从未体验过的地方,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很烫,温度很高,肉棒好似在海绵力似的,一种软软的东西不断向肉棒挤压过来,而且肉棒好像被什麽东西吸住了好像一个一个圈圈似的不断的笼罩过来。  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耻骨紧紧的贴着妈妈的屁股,肉棒深埋在妈妈的身体里,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这就是妈妈的阴道吗?这就是女人的身体吗?好舒服啊,好暖和,好软!  享受着温暖的阴道的按摩,我忍不住原始的冲动,握住妈妈丰满的大腿,开始最原始的动作,最简单的动作,慢慢的蠕动。

  一次一次的抽出,一次一次的插入,心中的欲火越来越旺盛,整个身体如火烫般,在一次抽出,感觉棒身一凉,在刺进去,一股深深的灼热感从龟头传达到脑中,无比温暖的包裹着我的肉棒,腰部不断的用力向前顶着……随着一次次的抽插,肉棒越来越硬,身体越来越烫,一股尿意冲肉棒上传来,我知道快要射了,但是我很不甘心,我不想就这麽快就结束,我还想继续,我多麽想在里面呆着永远都不出来了。

  我拼命的忍住要射精的欲望,就在这时妈妈突然说话了,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别射在里面。”我本来就忍不住了,听到妈妈的话更加刺激了我,低吼一声紧紧的贴住妈妈的屁股,用力把肉棒插入阴道的最深处,一股股精液不断的从马眼中倾泄出来,随着射精的节奏,我的身体不断的痉挛着,颤抖着……当一切归於寂静後,软化的肉棒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慢慢的爬会原来的位置,心里非常的後悔刚才所做的一切,我实在不想因爲这样影响到我们的母子关系,如果妈妈以後不在理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半了。

  过来一会,妈妈下了床,从背影看应该蹲了下来,过了一会传来“沙沙”的声音,我感觉到手里好像被赛了一团软软的东西,我摸了摸,是卫生纸,我拿着卫生纸愣了一下,然後就赶快擦了擦软化的肉棒。

  後来又听到了“沙沙”声,我想妈妈也在擦吧,奇怪的是妈妈怎麽不骂我呢,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些,妈妈到底怎麽想的呢?一阵疲倦袭来,带着疑问我沉沉的睡去……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